最后部分是实战演练

2021-02-22 21:17

虽然这些领导现在离开了新闻发言人的岗位,但很多时候他们也还出席记者会,解读国家的政策。比如今年8月24日,民政部副部长窦玉沛就出现在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发布会上,对民政部公布的第二批6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进行解读。

在国新办官网上,法晚记者看到,卫计委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国家体育总局新闻发言人张海峰和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黄毅三人仍然“在册”,从2004年的培训开始算起,他们成为新闻发言人至少已经11年了。

1950年出生的国家统计局原总经济师、新闻发言人姚景源,在离开了新闻发言人的岗位后,现在仍然以经济学家的身份频繁出现在各种经济活动中,活跃程度丝毫不逊于当年。

因“教育买衣论”、“名校生养猪论”广受非议的王旭明,担任教育部5年新闻发言人后,于2008年7月18日调任语文出版社社长。很多人发现,王旭明在卸任教育部发言人后,经常对新闻事件发言,话语显得更加率真、客观和成熟,毕竟在发言人的位置上说的话代表的是教育部门,难免有局限性。

现在可以肯定地讲,这不是一场自然灾害,而是一起特别重大的铁路交通运输事故。

作为原铁道部的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在温州动车事故发布会后,赴波兰华沙任铁路合作组织中方代表兼副主席。

现在黄毅作为国家安监总局的专职新闻发言人仍活跃在新闻战线上,最近的一次新闻发布会在9月24日举行,今年已经63岁的黄毅作为新闻发言人出席。

首批75名部委发言人还剩2人在岗 至少做了11年的新闻 多人已升任部级干部

此外还有一些发言人成为了部级领导干部,如民政部新闻发言人窦玉沛,财政部的张通,原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的胡晓义,国土资源部的王世元等。

媒体报道称,这群被称为“黄埔一期”新闻发言人当时年龄大多在30-45岁,其中包括教育部原新闻发言人王旭明、原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国家安监总局新闻发言人黄毅、国家统计局原新闻发言人姚景源、国家计生委的于学军、国家体育总局的张海峰、国家宗教事务局的郭伟、南水北调办公室的蒋旭光等。

法晚记者统计发现,截至目前,75人中,只有2人仍在新闻发言人的岗位上,占总数的2.6%,他们是:卫计委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和

对比2015年和2004年的名单,发现这些新闻发言人来自办公厅、政策法规司和新闻宣传司的发言人最多。

我的态度就是与媒体和记者交朋友。虽然也经历过磨难、挫折和怀疑,但我到今天这个态度不动摇。希望媒体能像保护大熊猫一样保护我,这也是在保护媒体的朋友,也是在保护媒体自己。

75位“第一代”部委新闻发言人中,经常出现在媒体面前的人,绝大多数都离开了发言人岗位,比如时任外交部新闻发言人的孔泉和刘建超,都已任职驻外大使。

他曾坦言,非常欣赏能够提出好问题的记者,发言人是负责组织机构与媒体和社会沟通的通讯员。

比如昨天姚景源在北京还参加了一个论坛,他在论坛上表示,发达国家在老龄化的时候,人家人均gdp基本上都是在几万美元,去年我国是7500美元,所以人家是先富后老,我们是未富先老。老龄化这件事情确实值得我们高度地去关注。

卫计委新闻发言人毛群安,从2003年抗击非典疫情时开始担任原卫生部新闻发言人,特别是在抗击“非典”疫情期间,每日的疫情信息播报使他开始为公众所熟知,他的新闻发布引起国内外媒体和公众的广泛关注,并得到了中宣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单位的高度评价。

早在2004年底,国新办首次公布了62个部门的75位新闻发言人的名单和电话,王勇平是其中之一。这在当时被看作是推动政务公开的非凡之举。

黄毅2004年时任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政策法规司司长,2010年8月至2013年6月任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总工程师、党组成员。

转眼之间,11年过去了,这批兼职发言人置身于镁光灯下,亲身见证了中国政府新闻发布制度发展的学员们留下了各自的仕途轨迹。而如今,我国首批75名部委新闻发言人仅有2人在岗,他们是卫计委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和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的黄毅。

11年前,作为中国新闻发言人“黄埔一期”的学员,王勇平和王旭明、武和平、毛群安等坐在一起进行为期5天的培训,同时他们还在教室里模拟新闻发布会上的各种最棘手的突发状况。

今天上午,法晚记者致电国家体育总局相关人士获悉,原新闻发言人张海峰目前已经退休了,国家体育总局宣传司现任司长涂晓东为新闻发言人,在总局的官方网站上也可以看到相关的信息。

“黄埔一期”学员的课程大致可以分为5大部分。第一部分为领导讲方针政策;第二部分为专家讲新闻传播理论和策略。还有资深记者敬一丹、白岩松等媒体从业者讲记者和新闻发言人之间如何互动;外交部的资深新闻发言人孔泉和刘建超等传授经验。最后部分是实战演练,由记者

王勇平,一位因“我反正信了”而备受关注和争议的原铁道部新闻发言人,于11月27日退休了。

对此,事故调查组将在认真调查的基础之上,尽快地认定这起事故的性质、原因,给社会一个真诚的、负责任的交代。

要我自己判断,我其实不太适合做发言人。因为我是医科专业背景。我深切感受到传播是一门很高深的学问,作为一个门外汉要把它做好很难,做发言人非常考验人的忍耐力、忍受力。

2011年,王勇平在新闻发布会上的一句“反正我信了”被媒体热炒后,王旭明还专门为此给王勇平写了一封公开信,“王旭明在信中表示‘至于你信不信,由你,我反正是信了’之类的话更不应该在发布会上说了。”